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8:看清赵雪吟的真实嘴脸,一刀两弹! (1/2)

    赵雪吟就这么看着司律。

    剩下的高层们也都看向司律。

    司律这些年来的努力都被众人看在眼里。

    他要是没点能力的话,能坐理事长的位置?

    司律不紧不慢地抬头。

    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赵雪吟。

    可现在

    一方面,是因为叶灼对他有恩。

    另一方面,他也觉得叶灼的方案非常优秀。

    如果按照叶灼的方案施行下去的话,一定会给顺羲财团带来可观的利益。

    稍稍犹豫了下,司律抬头看向赵雪吟,“我、我也支持叶会长的方案。”

    支持叶灼?

    赵雪吟愣住了,脸色变得有些白。

    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司律怎么会支持叶灼呢?

    司律明明那么讨厌叶灼。

    怎么回事?

    难道

    连司律也被叶灼套路了吗?

    渣女!

    叶灼就是个渣女!

    “既然司理事长也赞同叶会长的方案,以多数服从少数,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

    “我赞同刘经理的话!”

    “我也赞同!”

    听着众人的话,赵雪吟几乎反应不过来。

    带着质问的目光从司律身划过。

    触及到赵雪吟的目光,司律有些心虚的垂下眼皮。

    赵雪吟现在对他肯定非常失望吧

    须臾,赵雪吟收回视线,笑着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叶会长的方案来实行!”

    闻言,众高层们满意地点点头。

    赵雪吟接着道:“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散会吧。”

    说完这句话,赵雪吟整理了下文件,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司律看着赵雪吟的背影,心里非常难受。

    现在还不行。

    等赵雪吟稍微冷静一点,他再跟赵雪吟解释。

    赵雪吟来到办公室,气得头疼。

    眼前‘嗡嗡’的一片。

    叶灼才回财团几天?

    就让大家对她信服不已。

    居然让司律都倒戈了!

    长久下去还得了?

    不行。

    她不能再让叶灼这么嚣张下去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助理安妮回头,“是姜小姐。”

    换成平时,安妮肯定会直接让姜小羽进来。

    可今天不一样。

    赵雪吟正在气头。

    听到‘姜小姐’这三个字,赵雪吟的眼睛亮了亮,“让她进来。”

    “好的。”安妮点点头,“姜小姐,赵小姐让您进去。”

    姜小羽走了进去。

    “雪吟。”

    赵雪吟站起来,“小羽来了。”

    姜小羽道:“你现在忙不忙?要是不忙的话,咱们一起下去逛街啊?”

    赵雪吟摇摇头,“还是不了。”

    姜小羽看向赵雪吟,“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没事。”

    一旁安妮借机插话,“还不是被叶会长给气得!”

    “叶小姐?”姜小羽有些疑惑。

    同时也想起了叶灼的那番话。

    她说,她只是赵雪吟手里的棋子。

    姜小羽脸神色不变。

    叶小姐?

    赵雪吟不着痕迹地蹙眉。

    就在昨天晚,姜小羽还一口一个叶灼,一口一个不要脸的

    怎么今天就变了?

    难道,就连姜小羽也倒戈了?

    想到这里,赵雪吟心里慌得不行。

    怎么会这样?

    “叶小姐怎么了?”姜小羽问道。

    安妮接着道:“刚刚开早会的时候,也不知道叶会长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财团所有的高层都支持她!就连司理事长都站在了她那边姜小姐,你说这算是什么事?怪就怪我们赵小姐太善良了,不愿意跟她计较”

    这算是在煽风点火吗?

    姜小羽咬咬唇。

    似乎昨天晚也是这样。

    在安妮的一番煽风点火之下,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去找叶灼的麻烦了。

    最后反倒自取其辱。

    这招叫什么?

    杀人不见血?

    姜小羽的思绪陷回了好多年前。

    记得她们一起学的时候,赵雪吟也是这样,她自己看不惯的人,她就在她耳边煽风点火。

    姜小羽又是个见不得好朋友受欺负的,每次都为赵雪吟挺身而出。

    最后赵雪吟却以一副温柔大方的样子,代替她原谅了对方。

    最后却让她惹了一身骚。

    以前的姜小羽还没觉得赵雪吟心机这么深。

    结合叶灼昨天晚说的话,在加赵雪吟今天的反应

    她觉得,叶灼说的挺对的。

    或许。

    一直以来。她就是赵雪吟手里的一颗棋子吧。

    姜小羽抬头看向赵雪吟,“雪吟,安妮说得都是真的吗?”

    “嗯。”赵雪吟点点头。

    下一秒,姜小羽肯定会义愤填膺的要去给她报仇。

    姜小羽接着道:“雪吟,是不是你对叶小姐有什么误会啊?”

    有误会?

    难道姜小羽不应该是先把叶灼骂一顿,然后再去给她报仇吗?

    说有误会,可不像姜小羽的风格!

    “不是误会,”赵雪吟叹了口气,“公司的高层们,包括司大哥在内,他们全都被叶灼收买了,小羽,我很可能马就要被叶灼赶出财团了”

    姜小羽拉着赵雪吟的手道:“雪吟,肯定是误会!其实叶小姐是个很优秀很善良的女孩子,而且你昨天晚不是也说了吗?如果你和她不是竞争对手的话,你很希望能跟她成为朋友。”

    优秀?

    善良?

    这两个关键词跟叶灼沾边?

    姜小羽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小羽,你变了。”赵雪吟不可思议的看着姜小羽。

    变得好陌生。

    明明以前的姜小羽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姜小羽非常讲义气。

    指哪儿打哪儿!

    可现在的姜小羽,居然学会反抗了。

    真正的好朋友会像姜小羽这样吗?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赵雪吟看向姜小羽的目光里,全是失望的神色。

    “我没变,”姜小羽就这么看着赵雪吟,“变得人是你?赵雪吟我问你,是不是在你心里,我就是一颗棋子?一颗任人拿捏棋子?”

    棋子?

    闻言,赵雪吟眼底全是惊愕的光。

    她怎么会把姜小羽当成棋子呢?

    她一直都把姜小羽当成是最要好的朋友。

    好朋友就应该两肋插刀。

    现在她人生道路遇到了绊脚石,姜小羽在前面为她扫除障碍,铺桥造路,又算得什么呢?

    她又没让姜小羽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赵雪吟根本就没想到姜小羽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

    除非,姜小羽根本就没把她当成朋友!

    怪就怪她看错了人。

    交错了朋友!

    赵雪吟看着姜小羽,痛心疾首的道:“不是!小羽,在我心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你说我把你当棋子?怎么可能呢!”

    姜小羽道:“从小到大,我都挡在你面前当恶人,你永远都是那个站在前面的好人!导致大家都觉得我的品行有问题!”

    “可咱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赵雪吟的眼眶都红了,“我从来都没想过,你会计较这些事情!”

    赵雪吟是真的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

    她觉得这都是好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赵雪吟。

    姜小羽脸说不清楚什么表情。

    二十多年了。

    姜小羽从未觉得自己有这么蠢的时候。

    蠢到可爱。

    “好朋友?”姜小羽看着赵雪吟,脸全是自嘲的笑:“好朋友就应该给你挡刀吗?算了,怪我太蠢!识人不清!”

    赵雪吟非常着急,“小羽!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真的拿你当好朋友的!”

    姜小羽从椅子站起来,“赵雪吟,以后咱们一刀两断,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一番话说的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语落。

    转身便走。

    看着姜小羽转身离去的背影,赵雪吟也从椅子站起来,“小羽!”

    姜小羽并没有理会赵雪吟,头也没回的往前走去。

    事情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赵雪吟从未想过,有一天姜小羽会跟自己决裂。

    不过,赵雪吟也不担心。

    因为,很快姜小羽就会哭着回来跟她道歉的。

    这些年来,姜氏集团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如果没有她出手帮忙的话,姜氏集团只有破产的份。

    换成以前。

    她大可以看在姜小羽的份,帮姜氏集团一把。

    但现在。

    不可能了!

    既然姜小羽不知好歹。

    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到时候,就算姜小羽给她跪下,她也不会原谅姜小羽的!

    赵雪吟眯了眯眼睛,拨通秘书的内线,“琳达,来一下。”

    很快,秘书长琳达就来了。

    “赵小姐,您找我。”琳达恭敬的道。

    赵雪吟按了按太阳穴,“查一下,昨天晚在皇庭酒店有没有发生什么。”

    虽然赵雪吟没有亲身经历,但她总觉得,昨天晚肯定发生了什么。

    要不然,司律不会那么快就被叶灼征服!

    还有姜小羽。

    姜小羽突然倒戈,肯定也是在昨天晚发生了什么。

    “好的。”琳达点点头。

    昨天晚在皇庭酒店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当时被困在电梯里的人都是金融界的大人物,就算是酒店想把事情压下去,也根本压不住。

    半个小时后,琳达就把事情查清楚了。

    琳达将查到的资料递给赵雪吟,“昨天晚被困人员名单里有姜老太太的名字。”

    赵雪吟接过琳达递过来的文件,居然在资料里也看到了司律的名字。

    赵雪吟抬头看向琳达,“所以说,当时司律也在现场。”

    琳达点点头,“是的。”

    赵雪吟勾了勾唇角。

    原来是这样的。

    怪不得司律在一夕之间会对叶灼这么好。

    电梯事故?

    说不定电梯事件就是叶灼本人做的手脚。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叶灼和司律恰好都被关在里面了?

    海王就是海王。

    果然是手段层出。

    让人意想不到。

    居然连电梯事故都能搞得出来。

    寻常人能想到电梯事故?

    也怪司律蠢。

    居然连这点手段都看不清!

    就这种人,哪里有资格给她当备胎?

    思及此,赵雪吟的眼底全是嫌恶的神色。

    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

    须臾,赵雪吟摆摆手,“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琳达微微弯腰,转身往门外走去。

    “等一下。”赵雪吟紧接着开口。

    “赵小姐,您还有其它什么吩咐吗?”琳达顿住脚步,转身看向赵雪吟。

    赵雪吟道:“我让你查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我知道的。”琳达点点头。

    下午四点多。

    在百般犹豫之下,司律终于敲响赵雪吟办公室的门。

    开门的是赵雪吟的助理,“不好意思,司理事长,赵小姐现在不方便见客。”

    “好吧。”司律眼底闪过失望的神色。

    看来,赵雪吟是真的生气了。

    正欲转身离去,赵雪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让司理事长进来吧。”

    助理这才做出‘请’的姿势。

    司律心下一喜,快步往里面走去,“雪吟。”

    “赵大哥。”赵雪吟抬头,朝司律笑了笑。

    司律接着道:“雪吟,午的事情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我不是针对你,我只是觉得叶小姐的方案可行,财团已经连续走了五年的下坡路,万一叶小姐真的能力挽狂澜呢?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对司律来说,他只是认可了叶灼的方案而已,并没有认叶灼这个人。

    语落,司律顿了顿,接着道:“雪吟你放心,我还是跟从前一样,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别说了,我都知道。”赵雪吟的嘴角溢出一抹苦笑,“就像昨天晚的撞衫一样,叶灼本来就是众星捧月的存在,我只能给她当陪衬!”

    这句话说的司律心疼不已。

    光顾着叶灼救过他,如果赵雪吟不说的话,司律都快把撞衫事件忘记了。

    司律微微蹙眉。

    赵雪吟紧接着道:“司大哥,如果叶灼的方案真的是她自己做出来的话,你觉得我会反对吗?我是财团的代理首席,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财团能重现往日光辉!”

    “那份方案,分明就是张老在背后策划的,我这么做,就是想把张老从叶灼身后逼出来。”

    说到这里,赵雪吟的眼底全是失望的神色,看着司律道:“司大哥,我原本以为我们心有灵犀,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毫无条件的支持我。”

    “现在看来,应该是我想多了。”

    赵雪吟的嘴角全是自嘲的笑。

    听完这番话。

    司律的心都要碎了。

    是他不好。

    他误会了赵雪吟。

    司律现在非常后悔。

    后悔刚刚为什么要说出支持叶灼的话。

    他不应该支持叶灼的。

    他更不应该让赵雪吟伤心难过。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赵雪吟接着道:“其实你会站在叶灼那边并不奇怪,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叶灼那么优秀,长得又那么好看,换成是我,我也会跟你们做出同样的选择。”

    你们?

    为什么是你们?

    难道除了他之外

    还有其他人吗?

    司律非常疑惑,但此时,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赶紧解释道:“不是这样的!雪吟,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站在叶灼那边,午的事情是我一时糊涂!我对不起你,我给你道歉”

    赵雪吟直接打断司律的话,“司大哥,你先出去吧!我有些累了!”

    “雪吟!”司律不想出去。

    “安妮,送司理事长出去。”赵雪吟背对着司律,忍住泪意,声音都在发抖。

    安妮走到司律身边,“司理事长,今天赵小姐遇到的糟心事已经够多的了,您就让她一个人冷静下吧。”

    司律只好跟安妮的脚步。

    来到外面,司律看向安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安妮看了眼司律,“您、您还是别问了。”

    “说。”

    安妮犹豫了下,接着道:“午的时候姜小姐来了。”

    “姜小羽?”

    安妮点点头。

    “姜小羽欺负雪吟了?”司律问道。

    “倒也不是。”安妮摇摇头,接着道:“姜小姐和您一样,因为叶会长的事情跟赵小姐发生了争执,最后还因为叶会长跟赵小姐决裂了,说出了一刀两断的狠话。”

    司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怪不得那会儿在办公室里,赵雪吟会说出那样的话。

    原因赵雪吟口中的‘你们’指的是他和姜小羽。

    姜小羽和赵雪吟是多年的好朋友。

    为什么连姜小羽都跟赵雪吟决裂了。

    而且。

    就在这时,司律突然想起什么。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天晚被困在电梯里的人,也有姜老太太。

    难道,姜小羽是因为这个跟赵雪吟决裂的。

    他也是因为电梯事件才对叶灼有好感的。

    难道说

    电梯事件不是偶然?

    司律紧紧皱着眉,脸说不出个什么神色。

    安妮接着道:“本来赵小姐因为姜小姐的事情心情就已经很糟糕了,没想到您唉”说到最后,安妮深深地叹了口气。

    司律现在非常自责,脸全是愧疚的神色,“我、我不知道”

    早知道这样的话,说什么他也不会在会议支持叶灼。

    安妮叹了口气,接着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司理事长,现在不光是赵小姐对你很失望,我也对你很失望!”

    司律没说话。

    安妮也没再多说些什么,看了眼司律,就转身离开了。

    另一边。

    王嫂把药方带回去之后,第二天午就利用休息时间,跟女儿一起去把药方的中药买了回去,按照药方的说明,在厨房里开始熬药。

    中药和西药不一样。

    此时,两室一厅的屋子里,飘着浓浓的药味。

    “你们娘俩儿在厨房熬什么呢?这么大味儿?”丈夫苏强从客厅走进来。

    苏小青笑着道:“我妈在给你熬药呢!”

    “熬什么药?”苏强问道。

    “治疗糖尿病的药。”王嫂笑着道:“这个药方是我从周家带回来的!周家是大户人家,据说这还是顺羲财团的叶会长开的呢!我相信这个药方,肯定能治好你的病!”

    无论是周家,还是顺羲财团的叶会长,都是他们普通人家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从他们流社会拿过来的药方,肯定没问题。

    王嫂很很相信这个药方。

    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的就把药买回来了。

    “真的能治好我的病?”苏强眼前一亮。

    他得糖尿病已经很长时间了,因为太严重,平时不但要忌嘴,身体还非常虚弱,干不了重活。

    他又没什么文化,只能干些体力活,自从得病之后,就一直休养在家,幸好妻子贤惠,这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