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 (1/2)

    1众所周知, 没有回应说明是委婉的拒绝。

    2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往好处想,对方说不定只是忘了, 毕竟你说隔了很久

    3那么问题就来了, 很久到底有多久

    楼主隔了很多年当时我在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以为自己绝对不可能活下来了, 所以就那个时候信号环境特别糟糕,我其实都不清楚对方到底有没有听到。

    17啊这, 楼主一听就是跑外勤的,前几年变种人闹得凶的时候确实有那么几次出外勤要命。

    18文职岗成天羡慕外勤工资高,这就是工资的代价

    19那还是研发人员性价比最高了, 钱多安全

    20得了吧, 你坛研发人员天天被托尼斯塔克吊起来锤, 他上次公开说实验室搬砖民工不算科学家

    21这不是很正常吗, 说得就好像什么人没被他嘲过一样。

    22他的话偶尔听听就得了, 成天听对心脏不好,真的

    这楼很快就歪了。

    好在史蒂夫本身就没对论坛报以什么太大的期待, 现在他的业余时间主要都用来考摩托车和汽车的驾照。

    实际上野战摩托车他是会开的,二战时期他们突击队的成员人均摸过摩托车, 一个人驾驶另一个人射击是保留技能, 但如今这个时代干什么都需要执照和证件,史蒂夫本人也并没有打破规矩的打算。

    托尼很是慷慨地直接让出了斯塔克工业在纽约的研发主楼来当复仇者联盟的基地,自己另买了一块地皮来安置公司, 也因此,林德尔他们原本就没住多久的神盾局探员公寓很快就又要面临搬家的局面。对此,托尼本人倒是很放得开,他说人有好几套房子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你们原来的地方不需要挪,这边的房间也重新准备就好。

    这种土豪发言让作为工薪阶层的克林特羡慕不已。

    工薪阶层是他自己的描述,按照托尼的原话,“不好意思你那叫赤贫”。

    不过他的心情调整得也很迅速,很快就打算重新跑到训练室里再度挥汗如雨,结果却半途遭到人工智能的友情提醒,说现在训练室正在占用中。

    “还有谁能用”

    克林特感觉非常意外“nat今天应该有任务去加拿大。”

    “是林德尔先生和巴恩斯先生。”

    人工智能回答道“他们预计今天一下午都会在训练室里度过。”

    啊,真罕见林德尔会想运动一下克林特摸着后脑勺,仍是往训练室里走去,就算他没有和林德尔过招的打算,能旁观一下也是好的毕竟这家伙在非战斗状态下大多数时候都是随便找个地方休息,能坐着绝对不站着,一点也不健康还总是振振有词。

    想想那些让他听了耳朵都要起茧子的话吧

    “我既不会因为训练而变得更强,也不会因为不去训练而生疏技巧。这具身体是一开始就设定成这种样子的,从肌肉的数量到肢体的力量都有额定数值,不会也没有必要额外增加。”

    那会儿他自己才刚刚入职神盾局,是个小有名气的神箭手,在出外勤的探员里面算是盛名翘楚的佼佼者,而顶尖的探员自有一个小圈子,他在某一次的内部聚会当中认识了传说中神盾局的影子探员。

    对方留着在战斗当中很碍事的长头发,手里捧着果汁小口小口地喝,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传言当中“杀人的效率比机关枪还高”这种让人闻风丧胆的凶名。

    “总的来说,差别在于未来的可能性。”

    林德尔说“人类的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特质,那些已经变得永远恒定的生物才会退居于世界的里侧嘛。”

    当初他对于这句话毫无感触,而现在复仇者联盟已经建立,面对性格习惯发型爱好都没有变化的某个家伙,巴顿才勉强琢磨出一点点之前没有体会到的感觉。

    训练场的橡胶地板上,林德尔和巴基两个人缠斗在一起。这是最为简单的自由搏击,甚至看不出什么训练过的流派的影子比如拳击、柔术、巴顿术或者八极拳只是在用相当原始的手段互相角力。

    林德尔已经展现出了充分的妖精形态,他的脖子和一小片面颊上都覆盖着细鳞,瞳孔拉成一条细线,金色的眼睛看上去像是什么危险的大型猫科动物。而詹姆斯的情况也不遑多让,他保持着前脚掌着地的姿势,整个人的动作轻盈极了,竟然能毫不犹豫的跟上前者的速度,两个人搏斗得有来有回。

    那些覆盖在皮肤上的透明硬鳞甚至可以挡住子弹,巴顿见过一次对方没回头就用魔力强化自己防住穿甲弹的场面,开火的倒霉蛋震撼的神色让他记忆犹新。

    “关键的地方在于情绪的感知。”

    林德尔说道“人不是机器,只要是有思想的生物,对手想要攻击你什么地方,就会预先在心里做好准备,你要追踪对方的视线,提前感受这种即将攻击的意图。”

    这是妖精的战斗方式,如果对对手情绪的读取足够精准的话,甚至能够在脑内拟合出一两秒钟之后的未来。人类的法师其实也有类似手段,利用复杂的灵子演算机能来达成相似的目的,而对于妖精来说,这是天赋的使用方法之一。

    克林特就在这个时候推开了训练室的门,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看向他,后者尴尬的挥了挥手,说你们不用管我,继续。

    于是詹姆斯眯起眼睛,再度摆起了进攻的架势。

    这不是一场用来增加身体性能的训练,而是为了教导对方如何更合理的使用妖精的力量。詹姆斯作为由人类转化而成的长命物种,没有办法像是林德尔一样直接汲取地脉或者空气当中的魔力,但作为人类所保留下来的机能,通过正常进食来获取力量反而更加方便。两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加,下手毫不留情,克林特暗自估摸了一下,如果他自己加入战局会被打得多惨,转瞬之间就打消了自己和他们一起训练的念头。

    对视线的读取,以及对灵魂的感知。

    巴基的记忆现在仍旧没有恢复完全,但比起一开始浑浑噩噩的状态已经好了太多,按照林德尔的说法,在现在这种状态之下,刻印下来的战斗技巧反而比较容易记得牢靠。这位同样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优秀狙击手并没有所谓的“妖精化的形态”,但一双绿色的眼睛迅速的追踪着林德尔的动作,有着被魔力所强化过的、优秀的动态视力。

    在林德尔不使用任何魔术,詹姆斯手里也没有任何枪械的情况下,他们两个人就把原本应该点到为止的训练打得效果惊人。等到史蒂夫骑着摩托车在公路上溜了一大圈以后,回到基地就大惊失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