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三章 蚀金腐石 (1/2)

    楚芳华本以为苏岳江会全力一战,谁知他竟当着诸多对手的面自残一剑。那一剑从右胸刺入,斜划向左腹,鲜血直淌。虽不致死,但已然算是重伤。苏岳江这莫名其妙的一剑究竟为何

    “哈哈哈哈”苏岳江抽出剑来,咬紧牙关,从牙缝中挤出了狂妄的笑声。

    “就算你打不过我们,也用不着自戮啊”敖睚眦调侃道。如此临敌自损的人,他还是头一回遇见。

    苏岳江恶狠狠地说“无知的人啊,今日就让尔等去给吾弟陪葬”他伸左手为掌,从丹田处往上挪至胸口,只见伤口中流出的血不再往地上滴落,而是随着他的手掌向上飘浮。到了口边,苏岳江猛吸一口气,将诸多血滴一饮而尽,随即大喝一声,一大团血红色的烟雾从他口中喷出。血雾很快就在苏岳江周身弥漫开来,遮挡住了躯体,只有头和脚露在外面。

    “我兄弟二人苦练啖烟隐雾之技数百载,试遍天下邪药奇毒,遭受了无穷的痛楚,但苦于天下虽大却无水可为承,始终练不成最高境界直至三十年前意外受伤才偶得灵感,原来啖烟隐雾的最高境界是以己血为载要伤敌,先自损,不成功,便成仁此乃我兄弟二人领悟的啖烟隐雾大法之十二字真诀今日吾弟已去,大仇不可不报,血雾之技已练成,终可一战”苏岳江越说越激动,推出一掌,掌力从血雾团中催出一道劲风,向着楚芳华卷去。

    楚芳华狂舞单刀抵挡,刀光有如一道屏障竖在自己身前,可就在刀身触到血雾的那一刹那,楚芳华心中暗道糟糕,她能明显地感觉到,手中魔刀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好像变轻了,变软了,不听使唤。血雾缠上了魔刀,迅速地将刀身缠卷住,并向着握柄部分蔓延。楚芳华急忙撇刀,刀落在地上居然连声音都没有,在血雾的“吞噬”之下迅速地生锈腐化,最后血雾散尽,魔刀已经不见踪影,地上多了一滩锈迹,空中弥漫开一股难闻的气味。好好的一把宝刀,就这样被蚀成了渣。

    石灏明难以置信,星芒枪挑起一块大石头砸向苏岳江。苏岳江又拍出一掌血雾,血雾迅速包裹住石头,只听雾中一阵“嘶啦”声,血雾团越来越小,其中的石头自然也越来越小,待飞到苏岳江头顶,血雾已经缩到只有拳头大小。他抬手一撩,将雾中的石头抓了出来,剩余的血雾重新被纳入到他周围的雾团之中。再看他掌中的石头,表面满是蚀烂的孔。他轻轻一攥,石头便碎成了齑粉,从指缝间滑落。“哈哈哈哈”洞中回荡着苏岳江猖狂的大笑声。

    “好毒的雾气竟能蚀金腐石”敖睚眦惊叹不已,收起了炀骨刀。妖族的本命武器可不像仙剑、魔刀那样,刀、剑毁了可以再换一柄,本命武器毁了可是得消耗大量妖力去修复的。可是,收了武器就更不是苏岳江的对手了,若是不慎被那血雾触到了身体,后果可想而知

    又一块大石头从众人头顶飞过,砸向了苏岳江的天灵盖。这一回,挑飞石头的是萧天河。苏岳江也再一次用血雾将石头腐蚀成了灰。萧天河仍不放弃,将身边的大石头一块又一块地挑向了苏岳江。

    “没用的”苏岳江轻蔑地笑道。

    石灏明忽然眼睛一亮,也和萧天河一样,用星芒枪接连挑起巨石向苏岳江砸去,苏岳江抬起另外一只手,双掌轮流拍出血雾抵挡两个方向飞来的巨石。

    “快,大家一起”楚芳华也反应过来了,抬脚踢飞了身旁的一块大石头。

    众人齐心协力,漫天巨石劈头盖脸地乱砸,好在洞里最不缺的就是石头。在用大石头砸的同时,几人还用小石头当成暗器,专打苏岳江的眼、耳、口、鼻。苏岳江应接不暇,被砸中了好几下,虽不至受伤,却疼得龇牙咧嘴的,甚至有一颗石子正好打中他的嘴角,嘴唇立即呼呼地肿了起来。

    苏岳江大怒,索性将血雾团拔高拉长,就像是一道屏障,将自己完全护住。飞入雾中的石头无一不化成了灰。苏岳江哈哈大笑,得意非常。

    “挑石攻敌”的计划似乎落空了。再这么挑下去,也很难再伤到苏岳江了。

    但是,以萧天河、石灏明以及楚芳华三人的才智,只能想到这个笨拙的办法吗

    当然不。其实三人从一开始就心照不宣,根本没指望靠石头来击败苏岳江。

    石灏明一直在仔细观察着,等待着最佳的出手时机。时机转瞬即逝,唯有抓住那一瞬间出现的破绽,才有获胜的希望。如果失败了,代价也是巨大的恐怕石灏明就得和陪伴了他一辈子的星芒枪说再见了。

    “就是现在”石灏明眼疾手快,瞅准了血雾屏障露出的那一丁点儿空档,横飞出枪,电光石火,一道金芒直插苏岳江左肋。

    苏岳江猝不及防,被戳了个正着。未等血雾合拢,石灏明就已经收枪了。长枪带出一股血流,在地上画出一条笔直的红线。苏岳江捂着肋部蹲在地上,吐了几大口血,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你、你们竟然这么快就想到了破解之法”

    直到这时,其他几人才恍然大悟。血雾固然厉害,但是有破绽毒雾是以苏岳江的血为载体,而一个人的血是有限的。从楚芳华的魔刀以及石灏明挑飞的第一块石头被腐蚀的情形就能看出,腐蚀物体会对血雾造成消耗。所以萧天河他们三个才

    会接连挑飞巨石,目的就是消耗保护着苏岳江的那团血雾。果不其然,血雾消耗多了,屏障就会出现漏洞,只要石灏明出枪迅疾、精准,就能从空隙中攻击到苏岳江。

    “找到了破解之法也没有用,今日哪怕我血干而亡,也要拉着你们一起陪葬”苏岳江已经彻底发狂了,挣扎着站起身来,将血液从身上的伤口往外逼。不仅如此,他还嫌身上的伤不够多、不够深,用剑在腹部又胡乱划了几道,猛然运力,浑身鲜血飙飞,一团大得可怕的血雾重新聚集而成苏岳江此时脸色苍白,脚下不稳,身形晃了几晃,眼见着就要支撑不住了,他用尽最后的功力,怒吼一声,他身上仿佛平添了千疮百孔,残存的血滴像暴雨一般从他体内喷薄而出,融入了血雾之中。血雾变得愈加浓厚。

    眼见着血雾鼓胀得似乎即将爆裂开来,众人大惊,苏岳江所站的地方正是洞口,除此以外“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血雾一旦炸裂,所有人都将沐浴一场“腥风血雨”,那就真的要给苏氏兄弟陪葬去了。

    “血云爆”苏岳江说出了临死前的最后几个字。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人影疾如闪电,直接撞进了血云之中,又撞在了苏岳江身上,连血雾带人一起撞了出去,撞回了第一座地洞内。

    “天河”所有人异口同声地惊叫。

    入口处被举着碧玉玄龟甲的萧天河挡住了,只有些许红光从缝隙处漏了过来,第一个地洞内“嘭”的一下爆发出一声闷响,接着就是一阵令人牙酸的“滋啦”声。

    “天呐”叶玲珑捂着嘴巴,双眼泪光打转,向萧天河冲了过去。刚到身前,却被他一把推了回来。

    许久,“滋啦”声逐渐消失,旁边另有几处洞壁竟被血云蚀穿,透过孔洞可以看到,第一个洞穴内的情况可谓是“惨不忍睹”,近乎所有的地方都被抹上了一层深红色,散落的竹木早已不见,洞壁、地面、洞顶的岩石全都被蚀残,整个洞穴凭空扩大了好几圈。

    坚硬的岩石尚且如此,人的躯体又当如何呢

    萧天河依然活着。他转过身来,低头看着手中的碧玉玄龟甲,上面已坑坑洼洼、满是裂纹了,像个马蜂窝。“想不到无比坚硬的碧玉玄龟甲也抵挡不住血云之蚀,可惜了。”萧天河遗憾地把龟甲丢在一边。龟甲坠地,“咔嚓”一声,四分五裂。

    损了龟甲虽然可惜,但好在萧天河安然无恙。敖睚眦惊讶地走上前,伸手摸了摸萧天河的脸,从头到脚,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他用胳膊肘捅了捅萧天河,开起了玩笑“连吕老爷子的龟甲都抵挡不住的剧毒血云,竟然奈何不了你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